承接广告设计,室内设计,平面设计,网页设计以及UI设计等
全国热线:17385923454
国际规划的前史及现状 |U网创意设计站
栏目:行业动态 发布时间:2019-05-13
国际规划的前史及现状 二十世纪的国际规划 自1871年普法战争完毕至1911年第一次国际大战迸发,欧洲有近4O年的平和,人民日子在浪漫与幻想之中,那时的规划或多或少的都带有怀旧的色彩,比如工艺美术运动、新艺术运动,它们力图阻止工业

国际规划的前史及现状 

二十世纪的国际规划 

自1871年普法战争完毕至1911年第一次国际大战迸发,欧洲有近4O年的平和,人民日子在浪漫与幻想之中,那时的规划或多或少的都带有怀旧的色彩,比如工艺美术运动、新艺术运动,它们力图阻止工业化的出现。一战,让人们发生的恐惧,忧患意识替代了对未来的美好使惧,形成了一个特殊观念:如果机械失控会残杀人类本身。这是人类第一次对大规模的工业化发生的消极成果做出判断。当时的欧洲正处在一个很不安靖的情况下,社会民主思想开端逐步移人一批清醒的规划师的脑中,他们努力从修建规划着手改进社会,提出“规划是为群众”的观念,这些人变成了现代规划的核心。德国的规划立场就是受社会工程和社会工作立场影响的,它着重规划怎样为德意志民族例造更好的条件。包豪斯(Bauhaus)的第一任校长、闻名的修建师沃尔特·格罗佩斯(Walter Gropius)曾说:“我的规划要让德国公民的每个家庭都能享受6个小时的日照。”由此可见,他们进行的是“社会工程活动”,即对社会进行工程化的改革。“少即是多”(Less is more)的现代规划方式不是对方式考虑的成果,而是解决问题、满足群众基本日子需求的方式的成果,它发生的原因是社会民主思想,意图则是发明廉价的、能够批量生产的产品。 

国际规划的前史及现状 |U网创意设计站(图1)

二战后,为了寻找包豪斯早期的抱负主义、德国建立了乌尔姆规划学院(Hochschule Gestaltung at Ulm),重申“艺术与科学结合”的建议。这所学院最大的员献是系统规划和规划院校同企业挂钩。能够说,从德国开端现代规划以来.第一次有可能把抱负的功用主义完令在工业生产上体现出来。乌尔姆的教育系统对了战后的规划教育起了引导作用,发明了形式,奠定了基础。 


因为德国规划师更多考虑的是规划和人的物理联系(如尺寸、模数的合理性等),所以德国的规划是镇定的、高度理性的,乃至是不尽人情的,致使有时缺少对规划和人的心思联系的考虑。北欧的现代规划却非常留意这—联系,它的地理位置是决定因素。斯堪的那纳维亚国家所处的纬度偏高.冬季的日照时间只要两三个小时,人们更多的时间是在室内活动,使得人和室内陈设的联系极为亲近,这就要求规划有必要留意人的心思感受。修建大师阿尔瓦·阿图(Alvar Aalto)等人提出要走德国人的理性主义路途,而不必德国人的简单的几许外形。他们的规划采用某些有机形状(如弯曲线)和原始材料(如木材),被称为“有机功用主义”。南欧的规划,意大利最为突出。意大利人把规划当作一种文化来看待,不单纯把它看为挣钱的东西,所以小批量和高品位成了意大利规划的优势,这体现在那些独具匠心的家具、轿车、鞋等规划上。 

国际规划的前史及现状 |U网创意设计站(图2)

美国的规划系统与欧洲规划系统是爱憎分明的。欧洲的规划先由理念切入,然后有清晰的规划方针。美国则是做完规划之后才加以总结,与欧洲弥漫着社会民主气味的规划彻底不同。美国的规划起源于商业,加之没有社会意识形状为依据,从前一度跟着商场走。美国虽然缺少社会思辨,却是非常重视有用并且非常强壮的经济动物,它以雄厚的经济实力兼收并蓄、容纳各种积极因素,令自己的规划很快就取得了领先的地位。1933年,包豪斯封闭之后,包括格罗佩斯、汉斯·迈耶(Hannes Meyers)、米斯·凡·德洛(Mies Vander Rohe)在内的5OO多人移居美国,发生了积极的影响。他们的到来使以往没有理论基础的美国规划有了主心骨——规划的道德、思想意识、教学系统。这些都为美国规划的飞跃埋下了伏笔。在中产阶级占主导地位的美国的社会环境中,包豪斯建议的为群众规划的观念被湮没了。但美国供给的广袤土地和强壮的经济支撑再次燃起了修建师们的热情,一座座修建拔地而起,国际主义风格诞生了,它是美国的商潮同德国的理念结合的产物。这种风格逐步涉及国际各地,发生了广泛影响。 

国际规划的前史及现状 |U网创意设计站(图3)

北欧人认为规划是他们日子的组成部分,美国人以之为挣钱的东西,日本人则认为规划是民族生计的手法。因为日本是一个岛国,自然资源相对匮乏,出口电器便成了它的重要经济来源。此时,规划的好坏直接联系到国家的经济命脉,致使日本规划遭到政府的关注。日本的规划从本世纪50年代开端起步,以其特有的民族性格使自己的规划变得非常强壮。日本人是国际上最好的学生,他们能对国外有利的知识进行广泛的学习,并融汇贯通,最终成为己用。同时,日本民族的团体精神很强,使企业内部的力量比较容易得以彻底集中。日本的传统中有两个因素使它的规划没走弯路:一个是少而精的精约风格,另一个是在日子中他们形成了以榻榻米为规范的模数系统,这令他们很快就接受了从德国引进的模数概念。空间狭小使日本民族喜欢小型化规范化、多功用化的产品,这恰恰契合国际商场的需求,导致出现日本的电器产品引导国际潮流、横扫国际商场的态势。